鄒遠東:“小分子肽”給人類獻“大愛心”

信息來源: 《企業與企業家》 責任編輯:宋克杰 2018-07-05 11:52

 

7.5 會堂-1_副本.jpg

 

多肽科學家鄒遠東榮獲全國發明創業獎后在北京人大會堂留影 

 

[《企業與企業家》報道]曾經有媒體這樣報道:“鄒遠東,你棄官從商,三次從零開始,做到最輝煌時,你卻瀟灑的舍去;你自己籌錢借款,卻注冊了個國有企業;你下海30年,自己從未致富,而你曾領導的多個企業向國家上繳幾十億的稅收。你到底是什么人?!”

“鄒遠東,你自己嘔心瀝血、九死一生,發明創立了‘酶法多肽’,卻把利益獻給了祖國和人民;你每天工作18個小時,犧牲了兩位親人,自己積勞成疾,你到底為了誰?!”

 這位被媒體報道的鄒遠東,就是被業界稱為“酶法多肽之父”和集科學家、發明家、企業家、科普作家四位一體的“時代英雄”──鄒遠東。

7.5 使者-2 t_副本.jpg

 

多肽科學家榮獲聯合國“和平使者”稱號

 

“西天取經精神”

 

 1996年代,當時的中國“制藥之王”三九集團就開始研究20年之后人類將會產生什么樣的疾病,當時身居三九集團旗下武漢九生堂的鄒遠東,對這項研究著了迷。為了尋求人類20年后健康的法寶,他終于找到了“小分子活性多肽”。他六上北京七下上海歷盡風雨磨難,因其對人類健康事業的專注,先后犧牲了兩位親人。一個是他父親,得知他不當政府官員下海辦企業尋找肽、弄懂肽耗費了全部積蓄,有時一天只吃一頓飯,身體積勞成疾,很多病都冒出來了。他父親聽了一個謠傳:“你兒子下海做生意一貧如洗,現在正在從海南沿途乞討回湖北。”父親聽了舒張壓升高到240,發生中風癱瘓,不久便離開了人世。鄒遠東聽到噩耗,立即趕回老家,安葬完父親,擦干眼淚,把痛苦埋藏在心底,更加瘋狂的繼續他的多肽研究。還有一位是他的妻子,因長期武漢深圳兩地分居,愛人為了支持他的事業,得了乳腺癌后也沒有告訴他,最后因乳腺癌擴散也離開了人世,去世時年僅49歲。愛人去世后,鄒遠東把愧疚和思念全部用到肽研發上,他把他的肽事業當作了愛人,在他的世界里只有肽。至今18年過去了,鄒遠東仍孑然一人,無心“續弦”。

 當年,當鄒遠東聽說一個上海與肽有關的線索時,連出差行李都沒拿,便動身直奔上海,踏上了“取經”征程。說來也神奇,出發時,武漢三鎮還是太陽普照,晴空萬里。可剛出武漢高速收費站時,天空立即下起傾盆大雨。是掉頭還是繼續前進,鄒遠東說:“一刻也不能耽誤,武漢離上海接近1000公里,說不定中途有的地方還不下雨。”可是老天像是在考驗鄒遠東似的,一路雨不停,走到安徽路段,水已經淹沒了公路,一眼望去一片汪洋。沒有路,走還是不走?鄒遠東和他的隨行人員冒著大雨在車前探路,用一個多小時才走出了這片汪洋之地。雨還在下,雷還在追著打,閃電像要把地球撕裂。到了江蘇,雨就更大,大雨遮蓋了視線,司機便打開車窗探頭看著路慢慢地開。車好不容易到達上海收費站,雨下的更大了,大的不可思議,就像瓢潑一樣,蒼天啊,你是想阻擾鄒遠東尋找“真經”,還是想磨練鄒遠東取經的意志,還是想讓鄒遠東知道,想得到“真經”不那么容易,還是想讓人們知道獲得小分子肽不容易,使用要百倍珍惜?37個小時沒有吃飯沒有睡覺,司機困了打開一瓶礦泉水往頭上淋,清醒后繼續前行,鄒遠東幽默地說:“老天爺考驗我們,不讓我們輕易得手,就像唐僧西天取經,要給我們九九八十一次磨難,這證明我們找的這個肽,是人類健康的“真經”。”

 鄒遠東七下上海,功夫不負有心人。通過在上海科研機構學習和請上海科研機構離退休研究人員到武漢言傳身教,鄒遠東終于弄懂和找到了肽,酶法生物活性肽將是20年后改變人類亞健康狀況的救星和法寶。他還到新華書店購買了酶制劑和蛋白質工程以及食品科學相關的上百部著作,到食品科學雜志社購買了五麻袋積留下來的食品科學雜志,并專門訂閱了一份《中國食品報》,從科學技術理論到實踐實驗工廠進行了上百次的科學技術實驗,終于獲得了世界上獨一無二超越前人的肽產品──三九蛋白肽口服液。

 在鄒遠東的世界里只有肽。他每天工作達18個小時,身體曾積勞成疾但他全然不顧。有一次他正在省直醫院打點滴,得知有位上海的專家要見他,他讓護士停止點滴,護士不同意,他自己將針拔下,捂著胳膊,驅車直赴上海。到達上海坐出租車時,自己無力上車,兩個隨行人員,一個從左門拉,一個從右門推才上車。鄒遠東就是這樣一個“拼命三郎”。在一次剛剛開完深圳高交會,即赴上海參加上市公司產品展覽會的路途中,車掉到馬路旁的一個大坑,鄒遠東左胳膊肱骨骨折和尾骨骨折,胳膊面臨截肢的危險,在南京的某軍隊醫院治療時,他竟脫離醫生和護士的監護,到醫院旁邊的打印店設計產品包裝。公司陪護人員見鄒遠東不能坐又不能站,而是半蹲著忍著劇烈疼痛堅持工作的情景,眼淚直往下掉。

 鄒遠東弄清肽對人體健康的原理后,先后發表360多篇論文和100多篇科普文章,撰寫了3部著作,并在6年時間中參加了不下200場科普講座,行程20多萬里。大學、大醫院、大商場、展銷會,講座深入到各個領域。每場報告會前,鄒遠東都要針對不同對象做充分準備,幾乎每場報告會都“所向披靡”,奠定了“酶法多肽”的理論基礎。至今,全國銷肽的企業都在這一理論基礎上推廣肽、銷售肽。《中國醫藥報》曾以《酶法多肽學說:奏響肽健康主旋律》為題進行了報道。

7.5 3-鄒遠東榮獲“全國優秀企業家”稱號,圖為頒獎現(右二為鄒遠東)-3_副本.jpg

 

鄒遠東榮獲“全國優秀企業家”稱號,圖為頒獎現場(右二為鄒遠東)

 

“‘酶法多肽’專利首先屬于中國”

 

 鄒遠東在對傳統生物活性肽進行“十大創新”后,解決了傳統肽氨基酸含量多肽含量少、肽分子量大活性低、不能形成穩定功能、風味差、所生產的肽有苦味、腥味、臭味(需脫苦)等世界性科技難題。因此,當《人民日報》海外版向世界宣布這一顛覆性科研成果時,世界同行無不感到驚訝。中國科學家的發明與創新也觸動了美國一些所謂的“精英”,他們說,美國這么多研究機構,投資數十億美元,也沒研究出用酶法(芳香水果蛋白酶法)生產出分子量這么小的肽和具有極強活性和多樣性的功能肽,中國一個小公司怎么能研究出小分子肽,而且很快實現了工業化、產業化呢?他們還在他們掌控的某國際自然科學雜志上,發表質疑鄒遠東的研究成果的文章。可是他們一方面公開蔑視中國的發明,一方面卻在背后偷竊情報,這些謾罵鄒遠東的“精英”們,曾不遠萬里悄悄來到鄒遠東參加的研討會,試圖接近鄒遠東,打聽鄒遠東的“酶法多肽”是如何做成的。美國有一家公司還邀鄒遠東到北京洽談,要求將專利賣給他們;德國東部一名商務人員趁鄒遠東在京參加科博會的機會,邀鄒遠東到一家咖啡館,要求鄒遠東到德國東部的一個開發區生產“酶法多肽”,而且提出了出錢幫助移民和送別墅等條件;還有世界頂級的肽生產企業總裁不遠萬里趕到深圳與鄒遠東見面,要以優厚的條件引進鄒遠東的技術,都被鄒遠東一一婉言謝絕了。在鄒遠東心中,“‘酶法多肽’專利首先屬于中國。”中國人發明創造的“酶法多肽”應在中國生根開花結果,首先惠及中國人民,這是他當時發明創造的初心。20年后在蛋白質營養食品極大豐富的情況下,人類卻缺乏蛋白質,現代人因嚴重缺乏蛋白質營養,而引發的100多種相關疾病的預防有解決辦法了,這個辦法就是用具有極強活性和多樣性的小分子活性多肽的形式直接、快速、高效、安全的補充人體蛋白質營養,來改善人的亞健康狀況和防治因蛋白質營養缺乏而引起的諸多疾病。

7.5 4-九生堂董事長鄒遠東被授予“當代發明家”稱號鄒總發-3 -2_副本.jpg

 

九生堂董事長鄒遠東被授予“當代發明家”稱號

 

“我們的資本可以不帶血”

 

 2003年,一場肆虐人類的非典在全國蔓延,很多認為對阻擊非典有關的產品價格飛漲,像板藍根、金銀花,都比原來漲了十多倍。在這國難當頭的時候,鄒遠東憂國憂民,心情萬分沉重。當得知多肽能夠阻止非典的時候,鄒遠東徹夜未眠。第二天,他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將公司能夠抗非典的“三九蛋白肽口服液”產品降價銷售,高管們用驚愕的眼光看著鄒遠東,降多少?!鄒遠東說,降50%。有人說,蛋白肽不漲價便罷了,降價10%-20%還可以理解,但降50%,這也太令人匪夷所思。鄒遠東說,大家的心情我理解,但是我們這個企業是共產黨人領導的企業,在國難當頭的時候,我們應該站出來為黨為國為人民分憂,趁機發國難財,那不是我黨的宗旨和企業的選項。于是公司以紅頭文件的形式向所有經銷商、代理商發了降價50%的通知。當天夜里,為了讓經銷商真正把價格降下來,鄒遠東還出具了對經銷商降價行動的獎勵政策:一是降下來的部分由公司全額補貼,另外還給予15%的獎勵。但是上海有一個經銷商拒絕降價,不僅不降價,反而漲價50%。當鄒遠東給他打電話時,他說:“我們給你們公司賣了7年的肽,一直因為肽不被人了解,甚至不認識這個字,連打字機上都沒有這個字,要打這個字還得用兩個字拼,推廣起來真難。這幾年,我們不僅沒有賺到錢,反而虧了錢,現在賺錢的時候到了,你卻要我們降價,我們陪你不起.....”。當天深夜三點,鄒遠東的上級領導給他打了一個電話,這位領導在電話里說:“鄒總啊,哪有這樣做生意的,你不漲價也就罷了,但你還這么大幅度的降價,你是個商人嗎,企業是要講利潤的,企業不是慈善機構,也不是官府。鄒遠東意識到,這是這位領導替不接受降價通知的經銷商說情的。第二天,鄒遠東又做出了一個決定,對不接受降價的經銷商,取消經銷商資格,還將這位經銷商打給公司的37萬貨款一分不少的退給了他,永遠不給他供貨。在非典肆虐的高峰期,鄒遠東把“三九蛋白肽口服液”產品全部供給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和中國空軍,作為他們抗非典的主要“武器”。一場非典下來,鄒遠東的九生堂公司在原有的價格上,讓利了900多萬元,為此,鄒遠東還開了一個“慶功會”。新華社、新華網得知這一消息后,發表了一篇新聞,題目是《科學研究證明:多肽阻止非典,九生堂讓利百萬》,此文被國內外兩千多家媒體轉載,九生堂也因此名聲大振,真可謂是“八年抗戰”默默無聞,一場善舉一鳴驚人。

 有人說,鄒遠東做企業從不隨波逐流。“三九蛋白肽口服液”在廣東有一位經銷商,在宣傳“三九蛋白肽口服液”時胡說“三九蛋白肽口服液”正被申報諾貝爾獎,用這種手段欺騙消費者購買產品,而且將“三九蛋白肽口服液”賣到了“天價”。鄒遠東得知后,親自到該市場調查、走訪,拿到真憑實據后,回到公司做出了重大決定,取消該經銷商資格,永遠不跟他們做生意。有一位營銷高管說,他可是我們最大的、也是我們銷售收入來源的半壁江山的經銷商,若把他停了,我們的銷售收入就會急劇下滑。鄒遠東說,這樣欺騙老百姓帶來的收入,我們不能要,我們要的是合理合法帶來的收入。還有人勸阻道:“若不取消這個經銷商資格,說不定未來兩到三年會給我們帶來60個億的銷售收入”。鄒遠東厲聲地回答他:“他就是能給我銷一座金山,我也不會要他銷。因為他采取欺騙的手段,蒙騙了老百姓,銷售收入中帶著血,我們共產黨人做企業就是要讓資本不帶血”。還有一位經銷商,不按合同要求辦事。以鄒遠東的名義寫了一本書,書名叫《我的使命》,還以鄒遠東的名義發了一封寫給消費者的信,里面杜撰了很多不實之詞,還瞞著鄒遠東拍了一部廣告片,片中說“三九蛋白肽口服液”能治這病那病。鄒遠東對此進行了嚴肅的批評教育,他們仍不悔改,繼續發書,欺騙老百姓。今年1月,鄒遠東取消了該經銷商資格,這個經銷商一年能夠銷2000萬。鄒遠東說:“這樣不按合同條款辦事,違反廣告法的行為也要零容忍,他們就是能做2個億,我們也不稀罕,必須快刀斬亂麻壯士斷腕,停止他的經銷商資格”。有人嘆息道:“這么大的經銷商說停就停,這樣下去,九生堂永遠做不大”。鄒遠東反駁道:“用這種方法做大,做得越大對社會危害越大,垮得就越快,我們要做百年企業,就是要循規蹈矩”。

 

“絕不讓一瓶有瑕疵的產品到消費者手中”

    

  2006年,“三九蛋白肽口服液”的浙江經銷商向鄒遠東反應產品質量,有口服液的蓋子沒有壓緊,產品罐裝10ml數量不到位等問題。鄒遠東將價值200多萬的產品全部召回,然后在第三方的監督下,全部銷毀,并以此做反面教材教育公司全體員工,要以愛心做肽、要以工匠精神做肽,不能讓一支有問題的口服液出廠。與此同時,為了保證產品質量,花了300多萬購買了國內生產口服液的一流設備。

7.5 萬鋼-5_副本.jpg

 

原國家科技部部長萬鋼(左一)給多肽科學家鄒遠東(右二)頒發“發明創業”獎

 

“對造假制假坑壞消費者利益者零容忍”

    

 2017年,是“三九蛋白肽口服液”銷售的高峰時期。很多社會上的不法分子見蛋白肽效果好、好銷、消費者回頭率高、利潤豐厚,便起了禍心,造假售假者置法律而不顧,生產假貨、銷售假貨,公司打假人員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束手無策。有一天,鄒遠東下班回家,在路上碰到了一位打假人員,鄒遠東便請他共進晚餐,詳細的詢問他們怎么打假。這位打假人員說,他們今天找到了一個售假貨的電話所在地,他們去敲門時,怎么都敲不開門。鄒遠東大為驚訝,為什么要敲門呢?敲門不就等于告訴了銷售假貨者,“你被發現了,你們快逃吧”。鄒遠東立即意識到,就在今天晚上,制假售假之人可能會轉移跑掉。桌上的菜都點好了,鄒遠東一口未吃,放下飯碗就帶著這位打假人員和身邊的工作人員,直奔這個銷假制假窩點。天漸漸黑了,鄒遠東一邊叫帶去的人守住這棟樓的各個出口,一邊給派出所和藥監局打電話報案。派出所因案件太多,忙不過來,有推脫之意,藥監局無人值班,作為企業,又沒有執法的權利和手段。鄒遠東急了,立即想到市長專線,便給市長專線打電話。良久,派出所的人來了,可派出所有一位領導人說,若沒有藥監部門的人過來,他們很難認定此人銷的是假貨還是真貨,所以他們不能單獨執法,必須要藥監部門的人過來。鄒遠東又給市長專線打電話,藥監部門這才來了人。他們共同上樓,敲開這個窩點的門,進去后,發現假貨,立即將頭目抓獲拘留。經過公安部門的審查辦案,此窩點及他的支點分別銷售了價值300多萬的假貨,此窩點頭目被起訴判刑。就在這天晚上有人托鄒遠東的熟人說情,他愿把銷售假貨的利潤全部吐出來給公司,另外罰一些款都可以。鄒遠東說“想都別想,在制假銷假的問題上,沒有情可說,我們中國的市場環境就是被這幫人給搞壞了,對這樣的人必須零容忍”。

7.5 風云-6_副本.jpg

 

鄒遠東榮膺第十屆湖北經濟風云人物

 

“不忘初心,以健康的心態做健康品”

 

  鄒遠東為人做事,愛憎分明,他從不向損害消費者利益的人讓步,而對廣大消費者愛心有加。一次,有位經銷商請鄒遠東講課,講完之后,經銷商安排消費者與鄒遠東合影。有一位軍隊退休干部與鄒遠東拍照時,小聲對鄒遠東說:“我今天買了10箱蛋白肽”。鄒遠東說:“你買這么多干什么?”這位消費者回答道:“為了支持你把事業做大”。鄒遠東說:“我們自己有實力做,你不要買這么多,先買一個療程吃著試試,好再買”。這位消費者聽到后很感動,退給經銷商9箱。經銷商聽后說道:“鄒老啊!我們是要你來搞促銷的,你倒好,反倒減少了我們的銷量”。鄒遠東說:“我們做健康事業,就要有健康的心態,絕不允許強買強賣,損害消費者利益”。“三九蛋白肽”的消費人群主要是老年人,他們退休了,靠拿退休費過生活,攢點錢不容易,他們是弱勢群體,我們應該站在他們一邊,多為他們著想。還有一位經銷商請鄒遠東去幫他們講課,很多消費者向鄒遠東反應,“三九蛋白肽”賣價太高,他們吃不起。鄒遠東在講課中大聲疾呼,我們發明的目的是為了人民的健康,人民吃不起就失去了發明的意義,而且把九生堂對經銷商的供貨價向消費者公開。消費者聽后,大為吃驚。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經銷商只好把價格降下來。為此,許多消費者給鄒遠東送了錦旗,有關媒體還就此舉發表了新聞。內蒙古有一位消費者叫田玉蓮,從經銷商那里買到不一樣包裝的“三九蛋白肽口服液”,她懷疑此產品是假貨。為了解決這位消費者的疑惑,他親自給這位消費者打電話,仔細詢問情況。得知這位消費者買的貨是經銷商賣給她的,他讓這位消費者把她買的貨寄到九生堂,然后將九生堂的自銷包裝的貨換給她,讓她安心服用。吉林有一位消費者吳楊松,是人民銀行的一位紀檢干部,他得了白血病,但經濟上很困難。鄒遠東便把他列入特殊人群,優惠給他長期服用達15年之久。廣東佛山有一位名叫周雄坤的消費者,剛開始在代理商那里買“三九蛋白肽口服液”,服用后夫妻雙雙受益。后來有一次他買到了假貨,他將假貨寄給鄒遠東。鄒遠東收到后親自給周雄坤打電話,詢問詳情。鄒遠東因工作忙,不能前往,便派公司打假人員代表他,拿著“三九蛋白肽口服液”上門送給周雄坤,并告訴周雄坤,公司正在采取有效措施,打擊假貨。周雄坤看到鄒遠東對他這么關心,深受感動。

7.5 蛋白肽-7_副本.jpg

 

鄒遠東發明、九生堂生產和銷售的酶法多肽系列產品之一:三九蛋白肽口服液

 

(責任編輯:宋克杰)

? 金角兽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