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鐵十一局:海拔5000米高原上的“工地理發師”

信息來源: 《企業與企業家》 責任編輯:宋克杰 2018-07-28 16:57

 

7.28 理發-1_副本.jpg

 

堅持為同事義務理發的一公司仲巴公路項目部試驗室主任李斌被譽為“工地理發師”

 

[《企業與企業家》報道]邁上西藏這片廣闊的凈土,你總能看到雙手合十虔誠的藏民一步一叩堅定地匍匐在朝圣的路上。走近青藏高原西南部海拔5000米的仲巴公路工地,你總能在白雪皚皚中看到橘黃色的挖掘機推土機一斗一鏟地開墾著荒原之路。在仲巴公路項目拌合站住上幾天,你會看到身著“中鐵十一局集團”工裝的李斌師徒們用“電推子”為久居深山的工友們傳遞的歡笑和快樂。

和諧自然  自頭伊始

 清晨,太陽從連綿的喜馬拉雅山后露出清新的笑臉,陽光下群山疊嶂,巍峨雄壯,高原深邃湛藍的天空中,浮著朵朵潔白的云彩。每當此時,位于西藏日喀則市仲巴縣境內的中鐵十一局集團一公司仲巴公路項目拌合站也活躍起來,留著清一色板寸頭的員工們一個個精神抖擻,在日光中列隊點名。

 一個多月前,這些精神抖擻的小伙子們,還因為頭發長且凌亂,被他們的項目經理仇詩遠在微信群里調侃說,他們的凌亂長發與周圍藍天白云的原生態美景不太“和諧”。

 仲巴公路項目地處海拔5000米的高原無人區,拌合站離鎮上最近的理發店也有110公里的距離,沿途不通長途班車。如果項目部派車安排大家去鎮上理發,沿途要經過蜿蜒曲折結冰的山區道路,顛簸兩三個小時,交通安全也讓人揪心。加上高原高寒地區晝夜溫差大,如果經常洗頭洗澡,容易感冒。感冒嚴重以后,容易引發腦水腫和肺水腫等高原疾病,駐地醫生一再叮囑他們要減少洗頭洗澡的頻率。

 b兩三個月下來,素來陽光帥氣的小伙子們不再“陽光”。和仇詩遠一樣,為小伙子暗自著急的項目部試驗室主任李斌毛遂自薦,“我有一把‘電推子’,平常也會給自己理下頭發,不如我給大家‘拾掇拾掇’”,李斌向副經理張華毅毛遂自薦。張經理一拍大腿,“我看行”。

 和諧自然,自頭伊始。第二天,李斌就為拌合站的小伙子們理了清一色的“板寸”造型,雖然幾個戀舊的小伙子有些依依不舍,幾天下來,精神頭十足且清爽清新的形象出現在鏡子里、水影中,并與駐地附近的湖光山色相映襯,成為一道亮麗的人文景觀。

 一把“電推子”,解決大問題

 中午,雅魯藏布江源頭的溪流開始解凍,蜿蜒的溪水緩緩在拌合站旁流過,波光粼粼反射著耀眼的光芒。

 這是一天中陽光最熱烈的時段,也是李斌一天中最忙碌的時刻。

 自從板寸頭流行以后,李斌的宿舍就成了不掛招牌的理發室,試驗室主任李斌儼然成了工地小有名氣的理發師。

 每天中午,李斌的宿舍里總有三五成群的工友伴隨,既有項目部職工,也有慕名而來的農民工兄弟。大家邊排隊邊聊天,李斌的理發室竟也成了各種信息的匯聚地。

“理發室”開張沒多久,項目部安全總監黃維民對李斌豎起大拇指說:“你這把‘電推子’,可幫了我的大忙。”

 原來,黃維民在巡查工地安全時發現,部分施工人員的安全帽沒有正確佩戴而是斜挎在腰上。黃維民三番五次地叮囑并糾正大家正確佩戴安全帽,效果并不理想。幾經詢問才發現,農民工兄弟們由于長時間未理發,頭上戴安全帽時間久了,悶熱多汗,長發遮眼,影響作業視野視線。于是,他們有的干脆把安全帽斜挎在腰間,看到項目安全管理人員檢查時,趕緊把腰上的安全帽接下來,應付著戴在頭上。安全員們一走,他們頭上的安全帽又回到了腰間。這一安全意識淡薄的行為,一度讓安全總監黃維民有些無奈。拌合站工地上,李斌的義務理發室開張后,這一困擾黃維民的心疾也不治而愈。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傍晚,高原的晚霞忽明忽暗,絢麗詭譎,顯得心事重重,就像西藏著名詩人、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詩句。

  一段時間,高原理發師李斌也顯得心事重重。

  仲巴公路項目全長146公里,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是連接西藏西部、青藏高原西南部阿里地區北線與南線的重要交通通道,施工工期十分緊張,試驗工作貫穿工程項目始終,自己作為項目部試驗室主任,既要深入現場,取樣檢測、盯控砼施工配合比,又要編制內業,復核大量的試驗數據資料。面對紛繁復雜的業務工作,李斌心想,盡管自己的一把“電推子”解決了工友們青春亮麗形象的大問題,免去了大家長途跋涉顛簸的辛苦,自己從事試驗服務保障的工作成績也得到項目領導和同志們的認可。但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收徒,壯大服務力量,更好地服務工友”,一個大膽的想法涌上心頭。

  心動不如行動。最初,李斌發動試驗室的同事們充當理發的幫手,不久技術員中也有人自告奮勇,向他拜師學藝。徒弟隊伍壯大了,李斌和工友們的心里樂開了花,臉上笑呵呵。因為這免去了排隊等候的麻煩,大家的業余時間可以更精彩。

  可是沒過多久,細心的同事們發現李斌的眉頭又起皺了。李斌此時的心思在于擔心自己只會理平頭,雖然大家清潔頭部方便了,但是帥小伙子們“李哥,能不能給我們搞時尚點,和女朋友視頻聊天更精神”的聲音多了起來。作為過來人,李斌理解此刻正渡入愛河中小伙子們的心思。于是,他抽空上網細心瀏覽時尚發型的樣式,利用出差到拉薩的機會,專門跑到理發店學習技藝,先嘗試為試驗室的同事理不同樣式的短發,并不斷改進,雖然有時效果并不如預期,但偶成“佳作”,也會成為同事們工友們一連數日津津樂道的話題,他也樂此不疲。

 夜晚,高原上的氣溫驟降,溪水流淌的聲音漸行漸遠,大地漸漸沉寂下來,只剩下天上繁星閃爍。這個時候,李斌會把玩一下自己的電推子,給自己修剪一下鬢角、胡須,他說這不是潔癖,而是希望每天把自己整潔干凈的一面留給自己的同事和工友。

 燈光下,李斌的電推子已經不再光亮如新,增添了一些磨損的印記。但這道道印記,磨礪的是快樂歡笑和贊許,就像夜空中的繁星,燃燒自己,而把星光灑向廣闊的天地。(丁冬  高仕紅

7.28 雪山-2_副本.jpg

 

 海拔5000米的一公司仲巴公路工地,

施工人員帶著挖掘機逢山鑿路跟班作業

(責任編輯:宋克杰)

? 金角兽送彩金